她表示,要讲食安,就要有风险沟通。整份报告就是避重就轻,根据资料,究竟检出的合格率有多少,且整起事件一直未对外公开说明,却不断放风声要开放,让人感觉非常不确定。黄说,民进党在“国会”已经是多数,可以决定很多事,不用推给别人,这样做,真的无法取信于长期关怀这议题的民众。【详细】